Banner
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内容
成年人的崩溃,从一场搬家开始
- 2019-08-08-

清明节假期的最后一天,小盈匆匆从南京赶回杭州,回来的第一件事,不是躺在床上追剧、看春天的落日,慢慢消磨最后的假期时光,而是疯狂的收拾各个房间的杂货行李。


如果我没算错的话,这是我在杭州的第三次搬家。



头一次搬家,是抱有憧憬和幻想的。


从1200一年的学生宿舍,搬到1200一个月的休闲小区,虽然租室不足10平方,只有一张床和一个衣柜,但生活却是自由的,没有宿管阿姨的突击检查,没有室友的吵闹拥挤,也少了很多爬上爬下的危险和麻烦......那时候,一辆家用轿车便拉走了我四年的所有生活痕迹。



第二次搬家,是快乐和痛苦并存的。


这一次搬家我做起了二房东,租了一套三室一厅的套房。一方面,是为了享受作为房东的快乐和自由,房间可以随意挑选(当然,我挑了最好的一间,空间大,阳光充足);另一方面,可以中间商赚差价,减少一些房租的经济负担。但随之而来的烦恼也层出不穷,找不到合适的室友,房租压力越来越大;离公司远,上下班麻烦;在高架旁边,货车出入频繁,空气质量差......


因为灰尘较多,眼睛过敏发炎去了好几趟医院,最终我没有选择续租,开始了新一次的搬家之旅。



第三次搬家,是辛酸和落寞的。


如果不是这一次搬家,我都不知道自己这么有钱(行李竟然是头一次搬家的5倍之多)。原本只要一辆轿车就能拉完的行李,硬是被我“创造”出一个大卡车的量。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是下午5点,因为第二天就要上班了,而且房租到期的时间也越来越近,所以今天必须要搬完。锅碗瓢盆、书桌衣架、风扇凉席、衣服被褥、还有很多杂七杂八又舍不得扔掉的生活用品......行李收拾到三分之一的时候,我心态崩了。



力气消磨殆尽,天色越来越暗,我站在这堆未打包完成的行李面前放空了两分钟,然后整个人突然抽泣起来,眼泪大颗大颗的砸在地板上。太累了,想发泄。


想到今晚的床铺还没铺好,想到货拉拉还没预约,想到夜里12点还要把明天的活动上线,想到明早还要元气满满的面对工作,想到......不敢再想了,整个人突然暴躁起来,原本平淡无奇却又有序进行着的生活突然被一场搬家打乱,积攒了许久的情绪一瞬间决堤,我蹲在地上大哭起来。


十几分钟后,听见室友开门的声音,我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,擦干眼泪继续收拾。室友看了我一眼,没有打包自己的行李,而是帮我收拾零碎的东西,帮我预约货拉拉,帮我把重的行李搬到楼下,帮我把乱糟糟的情绪抚平。



晚上9点,我跟着大货车来到了新的小区,新室友也早早在楼下等着帮我搬东西,他们一边抱怨我的行李多,一边搬着最重的行李。我铺好床躺在上面深深叹了一口气,一场声势浩大的搬家仪式终于告一段落了。